The oppression, the colonialism, the genocide and the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people are learning their government, their churches and their police did this, it’s important that people finally know the real history of this country – because it’s our shared history.

Sol Mamakwa, an Ontario lawmaker from Kingfisher Lake First Nation
Photo: CBC News

昨天是Canada Day,俗稱國慶日。

昨天,多數加拿大人不願意像往年一樣慶祝加拿大國慶,而是穿上代表原住民的橘色上衣,跟原住民們走上街頭,尋求加拿大政府在1800年代到1980年代間藉由原住民寄宿學校(residential school)抹去原住民、甚至造成上千名兒童受虐兒死的歷史真相。

我對於至今還有這麼多加拿大人對於這段加拿大政府曾對原住民做出文化滅絕的歷史感到震驚而震驚,這難道不是一段大家早就該知道的歷史嗎?身為新移民,這段歷史基本上是公民考試的必考題。當然,在薄薄20幾頁的公民考試指引中,關於這段歷史只有以下這麼一小段,是輕描淡寫了:

From the 1800s until the 1980s, the federal government placed many Aboriginal children in residential schools to educate and assimilate them into mainstream Canadian culture. The schools were poorly funded and inflicted hardship on the students; some were physically abused. Aboriginal languages and cultural practices were mostly prohibited. In 2008, Ottawa formally apologized to the former students.

無論公民考試指引還是學校歷史課本,文字敘述很難抵得上令人震撼的新聞標題:在一所寄宿學校舊址的墳墓區發現215具兒童屍骸,然後還有更多被發現。當歷史化為具體的屍骨呈現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螢幕上,終於是時候去探查那些曾一筆帶過的悲劇。

四年前,加拿大歡慶建國150週年,總理在國慶談話時提到(當時隨手聽譯):

今天我們當中許多人慶祝加拿大立國150週年,但有人不(願意)。自從早期探險家相信自己「發現新世界」後,生活在這塊土地的原住民幾百年來受到種族歧視和壓迫,加拿大社會應該認識過去的錯誤,為此道歉,才能夠從而帶給「所有」加拿大人一個更光明的未來,要把原住民的相關事務做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們已經在這條路上……

當時,作為國家的新成員,我還為了加拿大領導人願意開誠佈公面對國家的這段黑暗歷史、並跑去和抗議的原住民領袖坐在地上聊天的言行而感動。不過多年後,眼見司法、職場上系統性的歧視原住民仍毫無改善,今年再聽一次就覺得是廢話連篇。

加拿大的轉型正義似乎始終卡在「說出這段歷史」,沒能更進一步,而我們,無論是總理、政黨領袖,還是尋常加拿大人都會說:「至少加拿大在糾正歷史的路上」。

這句話既可愛又可恨。

我們的確是,今日的加拿大政府無論在道歉、賠償、銘記、成立真相委員會、立法維護原住民權益上都在形式上做足了,大學的教授們在上課前甚至會唸出一段教室是建築在xxx原住民曾經的土地上,確保加拿大的建國是建立在掠奪原住民土地的這個事實不會因為時間推移而被遺忘。

加拿大的確走在糾正歷史的路上,除了原住民婦女依舊是整個司法系統裡最脆弱的一群人、除了北方許多原住民保留區沒能有乾淨的水源、除了偶爾發生白人槍傷原住民卻被白人陪審團判無罪、除了三不五時在舊時寄宿學校挖出上百具兒童屍骸而沒人能夠回答究竟在學校裡發生什麼事情。

下一步是什麼?在我們終於理解真相之後?我們已經理解原住民受到迫害的歷史,那我們願意付出更多來改善他們的現狀嗎?在自己的臉書上,已經有七、八個同學表態說要寫信給自己地區的國會議員,或者這會是一個好的開始?

不過對照昨天在其他地區的新聞,我對以下這個事實稍感放心:至少,加拿大人不認為國慶日是非得大肆慶祝、宣揚愛國精神的日子,多數加拿大人都接受:我們也可以趁這個意義重大的日子,反省政府的所做所為、共同尋求被隱藏的歷史,並接受在國慶日當天降半旗悼念那些被國家壓迫的原住民。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個國家的國民都能做到這點,為此,我們還是可以期待一下從今天起,這條漫漫正義轉型之路再更進一步。

若想要簡要了解這段歷史,可以看這篇問答

這篇文章暫時先這樣,有空再來修改。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點選綠色圈圈裡的拍手,幫我拍5次手↓↓
你每拍一下都能幫助我得到實質的寫作回饋,謝謝!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