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Avery Evans on Unsplash

說真的,在英語國家用英語對著一群英語母語的學生上課並教學術英文寫作,幾十年前,我的高中英文老師會斬釘截鐵跟你說:「不可能!這傢伙根本不懂英文!她連from和form都分不清楚,每年都不及格。」其實到現在我的英文還是很差,尤其是口語,甚至有種讀書以後還更差的感覺,可是為了錢和高額牙醫保險,也只能硬著頭皮假裝知道自己在幹嘛。

先前說過,我本來以為TA只是點個名、改個作業,殊不知還得帶討論課,而在這堂課裡,不只準備講課內容(原意是要學生討論,但學生不開口就不開口也只能自己講),要幫學生複習課堂所學,還要訓練學生的獨立思考和寫作能力、當然,聽學生說著五花八門不能準時交作業的理由也是其中一項。

讓我們來看看這學期收到的一封信:(這裡我就直接翻譯成中文了)

我希望自己能夠和你談談延期期中報告的事情。我發現自己很難找到時間來寫期中報告,我甚至不知道有這個期中報告直到妳在上一堂討論課中提起,很明顯我漏了一堂正課,據說在那堂正課裡,教授談到有這麼一個期中報告的題目以及怎麼寫這一份報告,而我之所以漏掉這堂正課,是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有這一堂正課,我直到最近才被告知每個月會有一次即時講堂(平常是預錄的),但過去一整個月都沒人跟我說這回事。總之,如果我能得到一個延期的准許就太感激了。

這位同學每一堂討論課都有登入zoom,至於登入以後在幹嘛我不知道,因為我們不能強迫學生開鏡頭,於是他看似在場,實則每件重要的事情他都漏掉了。

我會給嗎?當然給,因為繳學費的學生最大,我也是靠他們的學費在吃飯,之前就放話,只要在截止日之前開口跟我要延期,不管什麼理由我都給。而你會驚訝即使你這麼說,還是有很多人會在截止日之後才寫一堆理由來延期,造假Email堅稱自己有寄給TA只是寄錯TA的都有。

而有些人的信寫得讓我感動落淚,他經歷一整個學期的痛苦掙扎,如今大徹大悟,決定痛定思痛,昨日種種昨日死,從今天起會當一個時代好青年,把漏掉的進度全補上,這麼勵志,於是我又心軟了寫了一封可以怎麼補救的長信回去,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課還是不來上。

TA指南上沒有任何關於當TA被學生欺騙感情後如何平復的指引。


而改作業真的是挑戰自己的視野。

你以為這一篇文章已經寫得很差了,但改第二篇文章時就會想:啊!原來第一篇只是少了轉折詞和妥善的轉場,偶爾在段落之間多出不相干的論點最起碼通篇文章有足夠的證據好好論證自己的statement。

但改到第三篇文章時,回頭再看,就會發現第二篇也沒這麼糟,這篇只是給了三個statement,導致整篇文章失焦而已三個statement在各自的段落間總算也是有被充分的證據和邏輯解釋清楚

改到第四篇,這時候又會想:好吧,原來第三篇可能是為了湊字數,無限重複自己的statement,正著說、倒著說、回文說、拆成兩句說等等不過,最起碼有堅守著(?)自己的statement

然後是第五篇一打開,就忽然發現第四篇文章的優點了:儘管也是通篇莫名其妙,例如自己在statement斬釘截鐵A方法比較好,可是花一大段批評A方法、花大半篇文章解釋B和C方法多有效、最後又歸結到A是最好的方法,但至少整篇文章還能讀下去,而且儘管一個citation都沒有文句還有個完美的改寫(至少turnitin沒抓到任何相似之處)。

我個人暫時還想不出還有什麼能比第五篇更差的寫法:全篇都是引號,都是赤赤裸裸的剪貼句子在組合起來,但其實也沒什麼重點,雖然他有聯絡我說他忘記加上citation,又重繳了一次,可是所有的citation都是錯誤的方式

當然,第五篇還是強過那些不交作業的人就是了

而不過改個10篇論文我就覺得頭暈,不免慶幸班上有一半同學還沒交作業也是一種幸福(就不要交了,讓我爽快地給個零分吧)。


後來跟教授聊了一下,我擔心自己給太低,例如報告最差給到63分之類的,畢業於這所大學的老公覺得我給太低了,萬一別的TA給太高,學生可能會抗議。沒想到教授說一般大一學生的成績就差不多在C、C+左右,其實低分很正常,而且他全然相信我的判斷力,我給多少就是多少。

這時候,我總是很懷疑大學教育的意義:學校把學生當成肥羊,教授完全不在意講堂學生,然後學生淪落到一個英文都講不清楚的TA手中,半數的人只是精進自己找藉口的技巧,然後我們誰也見不了誰。

關於如何撰寫一篇好的英文論文,請參考永遠寫不完的英文學術論文/Writing Sample撰寫指南。至於如果想親身經歷在國外大學當TA修改作業的終極體驗,2022年申請季已經開始啦,歡迎找我們修改SOP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它對你有幫助,請點選綠色圈圈裡的拍手,幫我拍5次手↓↓ 謝謝支持!

這是一個寫作分潤機制,簡言之就是你簡單的幫我拍五下手,身為作者的我可以得到一點點現金回饋以維持經營網站所需成本。或許你需要登入FB或IG來註冊,但註冊是免費的。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