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多倫多市區終於再次開放在餐廳外用餐,回想起來,多倫多人在這疫年之間,已經超過360多天沒能進到餐廳吃飯了!

記得最後一次在餐廳吃飯,是2020年三月中,我印象很深刻:和Z去一家美式烤肉餐廳慶祝他收到多大政治所的offer,吃到一半時,卻收到自己被多大政治所拒絕的通知,瞬間被比下去的感覺超幹,於是在剩下的飯局裡,老公只好使窮盡自己畢生所學之中文字彙來安慰我。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這插曲已經是上輩子的事。

不能去餐廳吃飯讓我覺得悲傷。年屆中年仍不養小孩和車,除了要每年旅行,不就是為了在這高物價的城市維持一星期兩、三次,去嘗試多倫多國際化的各種餐廳,而家旁邊有家水準之上的法國餐廳,更是夫妻兩人每個月約會日必去。疫情開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只能自己煮食,等到各個餐廳的線上訂餐系統穩定後,我們終於可以外送外帶,然也來不及挽回一些喜愛的餐廳終是永久歇業。

怕法國餐廳也因疫情終於倒閉,我們光顧的頻率從每個月增加到兩星期一次,我們會去餐廳把食物接回來,擺在家裡最美的盤子裡,在桌上點蠟燭,我會換上洋裝高跟鞋,假裝自己正在餐廳吃飯。

從二樓餐桌邊的窗戶可以看到對門的小家庭,他們在疫情之初把房子前台修整得很舒適,鋪了地板,裝上柵欄,小兒子剛學會跑,卻只能在1.5坪大的前台跑來跑去,年輕夫妻還把花圃鋪上地磚,這樣如果有朋友來,可以一組坐在前台,一組坐在花圃,把酒言歡。

不過,一年後,警察因家庭暴力來了兩次,門前掛起牌子,要離婚賣房子了。

無論是只能在家裡穿高跟鞋假裝自己去餐廳吃飯、還是眼睜睜看著一個小家庭崩解,都讓我感到更加悲傷。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請點選綠色圈圈裡的拍手,幫我拍5次手↓↓
你每拍一下都能幫助我得到實質的寫作回饋,謝謝!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8 Comments

  1. Editor Devil

    現在終於會用Wordpress Reader了。

    1. 捲|YZ

      WordPress Reader是什麼?Google半天估不出所以然(汗顏)。我注意到妳似乎有改版面?還是說只是微調上方的spotlight主題?總感覺你的免費版面也是使用得出神入化XD

      1. Editor Devil

        就是wordpress自設的reader,可以用來訂閱Wordpress裡面的部落格,我才剛學會怎用,訂了一批,中英都有,慢慢看。最方便的地方是可以像即時聊天那樣回覆留言,不用翻頁。我的不是免費Wordpress,我是租了虛擬主機的。免費的,網址後面會有Wordpress這個地址,我的沒有的。版面的主題改了,覺得這個順眼和好用。

        1. 捲|YZ

          我也是租虛擬主機,但也可以使用wordpress嗎?那太好了,來研究一下!你有加購版面嗎?我目前版面的是免費的,正在猶豫要不要付錢升級中。

          在Matters一年多,同樣的話題一吵在吵,看得頭痛。最妙的是離開文可以收到拍手是我一般文章的兩倍量,我真是無言以對XD

          1. Editor Devil

            噢,我忘了你也是租用虛擬主機的。可以啊,你可以登錄Wordpress,用他們的Reader訂閱的。有個很快登錄方法,去左邊的Jetpack的數據,打開數據圖後,會看到”show me more”,點它就登入Wordpress了。再看到左上角有個Reader,可以用來訂閱或看部落格的。我沒有加購版面,都是免費的。你花點時間就能找到適合你網站的主題版面的了。///對,我一看到這些題目的文章已直接關掉視窗。我明白你說什麼,死人塌樓的文就會有很多拍手數的。我去年五月時已充分明白這一點,我寫了一篇委屈文,突然很多人來拍手,留下關心的說話,我怕大家誤會,其實我一點也不慘啊,馬上寫了一篇文「澄清」一下,我很好的,結果沒啥人看。我好像跟你在吐糟了。不好意思。

      2. Editor Devil

        剛看到你在那邊發的「離開文」,總覺得那邊烏煙瘴氣的,跟,「創作平台」的原意相去甚遠。

        1. 捲|YZ

          不會不好意思,我充分理解,我現在也落入怕大家誤會,是不是要來寫澄清文的囧境。而且還有一個提案活動在跑,這麼多支持數搞得我也不知道該繼續宣傳還是默默走人,整個尷尬。

          1. Editor Devil

            如何處理,還是你自己決定吧。老實說,去年我加入那邊時,有個什麼發電計劃,支持了很多提出計劃的作者,結果呢?到底有多少作者真的遵從承諾寫自己訂下的計劃?我在網上見得多了:「絕對不坑」,說這話的作者十個有十個都會棄坑的。當然我走人也不是因為這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