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年以來,幾次整理好顯然再也穿不上的衣服,掛在家門口讓路過的人挑選,隨著上週末難得的好天氣,僅存的幾件洋裝也被拿光了,自己的衣櫥正式宣告進入零Made In China的時代

從執意不再買MIC衣服,到汰換衣櫃裡的舊衣服,這個過程大概花了七年左右。不買MIC製品的理由並非只是為了時下流行的抵制新疆棉概念,也不是看不起MIC衣服的品質,最初,只是為了賭氣。2018年太陽花學運如火如荼時,每每和長輩討論服貿議題,就會被嘴「難道妳的衣服不是中國製?」從那年開始,能不買MIC衣服就不買。然基於對某些品牌尚有眷戀:例如尺寸即使是網購也從不出錯的Lative、例如樣式深得我心得中國獨立設計不服、例如加拿大冬天必備的厚棉Roots。

再說,反正生活在全球化時代,要全面繞過MIC製品那麼難,光是電腦手機這些3C產品這就避不開。不過,就像因為無可避免要搭很多飛機,而選擇以「就算生活在加拿大絕對也不要買車」來減量自己的碳足跡,五年前在屏東太平洋百貨,我忍痛把一件可愛的MIC大衣掛回架上時,終於下定決心:至少從現在開始,要堅持不買MIC的衣服和鞋子。

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我不再逛街或逛百貨公司,大部分的購衣行動都是在網路上進行。

關注自己的衣服和鞋子是怎麼生產的是件重要的事,原先就不太買快速時尚如Zara、Gap、H&M,它們的產地並非全在中國,它們或許現在抵制新疆棉,但他們也曾是造成很多貧窮國家勞權不彰的元兇。捨棄大型品牌,公平交易、在地生產、小量製作、到後來因為生活更趨於穩定,口袋實力提升後,扣掉旅行時偶爾路過的、當地產的衣服、鞋子,和圍巾,這幾年試過幾個不同的台灣設計師品牌,這一篇先取四個在2010s間創立的女裝設計品牌來聊聊我和他們相遇的故事,多半不是大量生產,價格和自己的年齡相稱,共同點除了是台灣製外,這些設計師至今從未偏離當初創立品牌初衷。

利益聲明|文中介紹的品牌純粹是因自己喜愛而介紹,並無收錢廣告,只有掏錢買更多衣服而已。


台灣設計師品牌1. 許許兒

許許兒是一個台灣傳統紡織業轉型成紡織文創商品的家族故事。每次看到購物後發票上印著黑獅實業,總好奇為什麼如此靈動可愛的品牌有個如此陽剛的公司行號?原來黑獅實業原屬於許許兒創辦人阿南的父親,典型歷經台灣傳統產業高峰與低谷的針織製布產業,在撐過最慘烈的時期後,平面設計的女兒阿南決定創立自己的服飾品牌,而黑獅實業就成了每件衣服最好的品質後盾:這是一個從布料到成衣都自產自製的品牌。

自己喜歡許許兒理由?實話說是版型剛好可以掩蓋我身材所有的缺點,然而衣服洗了幾次之後就會發現:儘管是棉質,但不管怎麼亂洗,幾年下來也還沒有遇過一件衣服會因此褪色或縮水。除此之外,許阿南大概是最平易近人的設計師,總是親自下海示範穿搭,在秘密社團裡和消費者打成一片,透過照片分享,社團裡每個人都成了服裝模特兒,而你會訝異竟然有一種版型,高矮胖瘦都能合身,於是就年復一年、一件又一件的買下來了。

台灣設計師品牌2. MétaFormose

圖片來源:MétaFormose PinKoi 

假如說每個男人一輩子都該有一套訂製西裝,那女人也該有自己的訂製洋裝或大衣。

MétaFormose是一個完全沒有實體店的設計師品牌,點進網站一看就知道設計師面向國際的企圖心。然而更令人驚豔的是不落俗套的優雅設計,無論是西裝、大衣、洋裝,穿上後走在路上,能夠吸引到最高的回頭率,憑藉著不是浮誇,也非簡約,就是「美」而已。

訂購MétaFormose的衣服需要耐心,所有的衣著都是半訂做的,在網路上選好想要的衣服後,把自己的三圍仔仔細細量過一次寄給設計師,單色商品甚至可以選其他顏色的布料,細火烘培之後,大概一個多月方能收到成衣,因此格外珍惜。

台灣設計師品牌3. SU:MI said

圖片來源:SU:MI said官網

發現SU:MI said的時間較晚,還記得2020年12月30日下午四點左右吧,我人在桃園,好幾年在台灣沒穿過厚重外套的我終於遇上讓我喊冷的寒流,眼見隔天就要上台北跨年,因為自己喜歡的鞋子品牌和SU:MI said有合作,演算法把SU:MI said送到我眼前,打開網頁,眼見一件長大衣似乎很合適,留言問馬上下單隔天來得及送得到台北嗎?就這樣開啟和SU:MI said的緣分。

SU:MI said位於台中,所有的衣服都是在本地生產,品牌介紹寫著SUMI(日文角落讀音)指得是在角落默默努力,對衣裳執著,懷抱夢想的一群人,並希望所有消費者也都能在角落尋找屬於自己——極度文藝青年的描述,一如他們的設計風格。相較於前兩個品牌,SU:MI said的衣服較為挑身材,材質多半也有種「堅挺」之感,穿起來總覺得自己威風凜凜。

台灣設計師品牌4. unius

圖片來源:unius PinKoi

第一眼見到unius的衣服會想:哪個瘋子會穿這種衣服上街?問題是我就是瘋子一枚。品牌名稱包括uni(獨一)和us(群體),以可窺見這個品牌對自身作品的想像。品牌創立者謝佩涵與葉恆志是實踐大學科班出身、赴英留學歸來的台灣設計師,他們的設計充滿歐洲復古風情,但又奇妙地呈現出一種台灣古早味,版型看似都會標準設計,卻有很多讓人眼睛一亮的小細節變化(不過突如其來的蝴蝶結對於冬天需要穿大衣的造型很不利,外觀上總有突出一塊的困擾)。我很喜歡unius的布料,非常、非常、非常親膚,我想布料應該也是設計師自己開發的,似乎每年都會推出新的印花,視覺上的瘋狂程度基本取決於哪種花印在布料上,的確是一般來說很難穿到學校上課或是去辦公室上班的類型,不過,參加派對絕對正確,至於春天賞櫻或在草原奔跑時可以完美融入畫面。

衣服某方面來說決定一個人的姿態,對我來說,把台灣設計師品牌製作的衣服運到加拿大來是每年必備的儀式,且樂於享受穿著它們走在多倫多街頭被路人盛讚時,驕傲地說一句:「It’s made in Taiwan」的滿足感。

原文發表於 新性感雜誌網站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覺得它對你有幫助,請點選綠色圈圈裡的拍手,幫我拍5次手↓↓ 謝謝支持!

這是一個寫作分潤機制,簡言之就是你簡單的幫我拍五下手,身為作者的我可以得到一點點現金回饋以維持經營網站所需成本。或許你需要登入FB或IG來註冊,但註冊是免費的。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