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合,找一個地產經紀人

買賣房子時,地產經紀人很重要,這不是廢話來著。地產經紀人目前是多倫多的城市新貴,一個最普通的地產經紀人,無論是買房還是賣房,只要一個月能夠成交一筆,就是台灣初等考通過之公務員的年薪,真心不騙。就多倫多現狀來說,本市的賣方經紀人大概是全國最爽的職業(也許略遜於溫哥華?),一旦賣方經紀人得找到房源,只需要擬定出起價、佈置拍照印傳單登記上線,然後錢就會來了。

這麼容易?對,就是這麼容易。

原來,帶看房子,是買方經紀人的工作;介紹房子,也是買方經紀人的工作;說服買家買房子,還是買方經紀人的工作。之所以賣方經紀人會這麼爽牽扯到多倫多房市的交易機制,下回再分曉。

看房子時賣方經紀人通常不會到場,而是留下一個放著鑰匙的密碼盒在門上,買方經紀人問得密碼後,自行帶客人去看房子,所以時常買方經紀人對該物件的瞭解程度跟買家本人是一樣的。至於如果對房屋結構等等各方面有疑問,出價之前當然很難找得到賣方經紀人來解釋,不過一般來說賣家會事先找公正單位做一份房子的調查報告,想買的人可以自行參考。

要買一個讓自己滿意的房子,和找誰當買方經紀人絕對有關,另一句廢話,幸運的是,買家不需要付任何費用給買方經紀人,在加拿大買賣房子,佣金由賣家支付,成交後兩邊經紀人五五拆帳。換言之,假如一個買家若是自己找上賣方經紀人談房價,是可以讓賣方經紀人把本來要給買方經紀人的佣金還給自己。然而,以目前多倫多的房市交易來說,這種現象大抵絕跡,理由同上,下次再分曉。

誒,都下次分曉那這篇是要說什麼?當然是我們尋覓買方經紀人過程中的WTF處。

多疑的Z最害怕的就是買方經紀人和賣方經紀人「共謀」(他超愛說這兩個中文字也不知道是誰教的),讓我們出了高價——這不無可能,畢竟理論上,買家出的多,買賣雙方經紀人也是利益均霑。

而在我們傳出買房意願後,Z的親朋好友開始力推自己認識的經紀人,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房仲是全多倫多最棒的,而Z一開始相當信任親朋好友的推薦,想說服我接受,但每每提及,我只是撇嘴說,這麼重要的事情不用一個會說中文的房仲解釋給我聽嗎?因為我得到的不明消息來源是華人地產經紀人通常較為盡心盡力。

於是我也開始在台灣人的社團裡打聽哪個買方經紀人比較有口碑。社團裡的前輩們似乎都被下了蠱,大家竟然異口同聲推薦同樣的兩、三人,也都把他們講的像是生活再造之神,然而當我轉頭告訴Z「每個人都推薦xxx耶」,他就會說:「哎喔!一定是那些經紀人付回扣給客戶,所以大家都這樣講啦!我在台灣待這麼久,妳以為我不了解台灣人嗎?」

接下來就是一大串關於「我就知道你不喜歡台灣人」、「妳在指控我是種族歧視嗎?」的無謂爭執——找買方經紀人這回事絕對是夫妻差點決裂的理由之一,而這對夫妻又特別容易決裂。

於是乎事情就這樣僵持著,直到我正式landing加拿大的前一天,Z下定決心採取行動,問了哥哥力薦的某頂級地產經紀人之聯絡方式,哥哥很興奮地給了他資訊,並說如果你們請她當經紀人,我會得到500元回饋,屆時可以分你們250元喔!

Z一聽心涼了半截,對家人推薦的信心指數瞬間崩潰,WTF!原來親哥哥的推薦也只是源自於那500元的回饋啊!「所以你之前在那邊說華人地產經紀人都給回扣是怎麼回事啊?」我又忍不住追加諷刺了兩句。

恰巧這時候有對台灣夫妻檔地產經紀人很熱情地傳訊息來自我推薦,並且快手快腳傳了一些我們有興趣的物業檔案來,因此在和那位500元經紀人接洽的同時,我們也和這對夫妻見了個面。


挑選經紀人最重感覺

我們先見了500元經紀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個成功的業務,然她也像那位總行的貸款經紀人,一副「老娘不是服務你們而是幫你們一個忙」的姿態,見面的10分鐘內接了五、六通電話,不過大概太頂級,沒時間廢話,聊沒兩句,給了我們一只代表合約(行規大概是簽三個月),說了句「先去申請pre-approval吧,申請到再跟我聯絡」,就拂拂衣袖,揚長而去,並在無消息!!

這可說完全顛覆了我心目中對一個好業務的認知,雖然我們不是百萬級客戶,而且她大概真的是超級經紀人,但好歹也可以電話回訪一下吧?看來她的心思不在我們身上,這樣真的能幫我們找到好房子嗎?

對比之下,這裡就不得不誇讚一下毛遂自薦的夫妻檔經紀人,姑且暱稱為JJ拍檔。就算是從小就到加拿大來受教育,這對夫妻骨子裡還是流著台灣人為工作鞠躬盡瘁的血液,一開始就給我們留下好印象,雖然我們兩人一致認定他們的專精範圍不在於市中心之獨立屋,但我們有種強烈的預感:只要我們想看什麼房子,他們就會義不容辭地帶我們到城市各角落。再說Z之前吃了家庭推薦之貸款經紀人的虧,這次倒是無異議地同意使用JJ拍檔作為我們的地產經紀人,接著就開始找房城市冒險啦!

如果你偶然看到這篇文章,也正尋覓大多地區的可靠地產經紀人,無論買房、賣房、租房,歡迎留言詢問JJ拍檔聯絡資訊。

回饋現金不問白不問,但別因小失大

補充一下,在找房子過程中,我也開始閱讀一些關於多倫多買賣房子的文章,然後我發現:原來每一個華人,找地產經紀人時,第一句話都是「你可以回饋給我多少現金?」數額從500到2000加幣不等,幾乎只要有問就有得。如果地產經紀人不想給呢?「那就換一個反正地產經紀人這麼多」一個老移民這樣寫道。

為什麼我這麼晚才讀到這些文章呢?可能是因為我和Z一開始就傻傻地迷失在台灣最美的風景裡,完全沒料到還可以這樣問啊!於是,繼在貸款經紀人處失去本來可能有的現金回饋後,我們再次錯失在地產經紀人處得到返現的機會。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點選綠色圈圈裡的拍手,幫我拍5次手↓↓
你每拍一下都能幫助我得到實質的寫作回饋(就讓我們假裝創作真的有價吧),謝謝!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