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刷一波萬聖節變裝秀,總覺得這節日就是考驗父母的才藝。不過和加拿大相比,萬聖節在台灣委實簡單,大抵就是孩子穿成各種樣子,去店家要糖,商業感十足,儀式感卻談不上。

在加拿大,萬聖節是一件大事,在我婆家更是,因為Z的舅媽和侄子都是在這天出生的。在加拿大萬聖節不是變裝要糖果這麼簡單,還包括各種前置作業。整個節日的氣氛約莫從感恩節就開始醞釀,(加拿大的感恩節和美國感恩節不同日!)、收成南瓜是大事,每個小鎮都有豐收的節慶。

先做成南瓜派,再做成南瓜燈,許多老太太如我婆婆,從感恩節開始,居家裝飾就全面換成萬聖節版本,包括橘色的桌巾、牆上的蜘蛛網、巫婆飛簷走壁等等,而家家戶戶門口有各種在華人眼裡根本是挑戰死亡禁忌的佈置:墓碑、斷手、骷髏頭、命案現場黃線、死神的鐮刀,不一而足,畢竟這是最接近鬼怪靈異的時刻。另外,每個在這裡長大的孩子,都會在這週末重溫自己從小到大看過的萬聖節片單,例如多倫多就有黑暗電影節(Toronto After Dark Film Festival)應景。

萬聖節

在加拿大要糖和擺放南瓜燈都是有規矩的:在門外放置南瓜燈的意思就是我們家會發糖,既然要發,就要準備充足,超市賣的萬聖節專用糖得不看價格咬牙買下去,不夠發會很丟臉。此外,絕對不能參雜花生原料,因為很多孩子對花生過敏。而大小孩會在萬聖節前幾日就觀察周邊鄰居誰家要發糖,排好路線,以達到最大收益。

所謂的萬聖節專用糖,就是你所知道例如M&M、Kinder、KitKat都會出Halloween Snack Bars,約莫200元台幣一盒裡面有30個小包,假如你住在熱門地區,花個兩千元是必要的。如果你不想發糖,當天最好就是一樓客廳拉下窗簾,不要開燈,無論孩子怎麼按鈴都不要開門。

至於各種糖果甜食帶回家後,孩子們只能吃到一兩顆,老實說這年頭父母很少會讓孩子大量吃糖,最後多半是進到父母自己和父母同事的肚子裡。今年,在疫情尚未結束但大家都打完疫苗的情況下,民調顯示,還是有超過四成的民眾說會發糖給小朋友

至於街上自然有給成人的萬聖節派對,不過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可能無法回歸。

總之,萬聖節在加拿大是一個從小孩到老太太都身心投入的節日,儘管很多新移民不見得能夠適應這個過於鬧鬼的日子,但當他們有朝一日結婚生子,落戶於某個社區,透過佈置和發糖,卻也是一種能夠融入加拿大社會的儀式。

還有報告要寫,照片等有空再補好了(誒)。

捲|YZ

捲|YZ

Torontonian, Writer, Researcher,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擅寫生命流水帳。

Recommended Articles

1 Comment

  1. Editor Devil魔鬼小編

    昨天我們這裡很熱鬧,有點回歸節日的感覺。

發表迴響